大写意花鸟画 · 中华民族献给世界的文化瑰宝_书画知识_当代艺术/国画/油画/书法/收藏
大写意花鸟画 · 中华民族献给世界的文化瑰宝

艺族艺术 / 2017-08-17

古今中西  艺本同源


如果你参观过众多的博物馆、艺术馆,欣赏了西方从古典到现、当代的各种艺术,那么你就会对东西方艺术全方位的审视与思考。在英国伦敦泰特美术馆参观印象派大师的精品原作、德国表现主义绘画;在大英博物馆看非洲原始木雕以及埃及石雕,还有亨利•摩尔的雕塑等,其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纯粹的艺术格调使人为之震动,震动之余还有了一份惊喜、以及一种似曾相识的亲切感。

 

徐渭 蕉石图 斯德哥尔摩东方博物馆藏

 

这种惊喜和亲切感不仅是因为印象派绘画里面有对东方艺术的借鉴,如马蒂斯、毕卡索、梵高、米罗、克利等对线的运用,模仿日本浮世绘等,而日本浮世绘是学中国;更是因为西方印象派绘画、非洲木雕,竟然与中国的大写意花鸟画有异曲同工之妙。如:创作时讲究作者自身的激情表达,技法上是大刀阔斧的一气呵成,造型上有离形不离神、似与不似之间的艺术夸张,以及气象上的沉着、大气、深刻。这三种艺术的表现性的美学特征和质朴的艺术品质呈现出了世界上最具生命活力的艺术的原生态,具有世界艺术发展的前瞻性(天人合一,本真自然),科学性(以简为尚),经典性(真、善、美的诗意升华)。当然,我们的大写意花鸟画在明代就有了,而西方印象派绘画的出现晚了我们将近四百年。

徐渭《墨荷》 立轴

 

这种惊喜和亲切感不仅是因为印象派绘画里面有对东方艺术的借鉴,如马蒂斯、毕卡索、梵高、米罗、克利等对线的运用,模仿日本浮世绘等,而日本浮世绘是学中国;更是因为西方印象派绘画、非洲木雕,竟然与中国的大写意花鸟画有异曲同工之妙。如:创作时讲究作者自身的激情表达,技法上是大刀阔斧的一气呵成,造型上有离形不离神、似与不似之间的艺术夸张,以及气象上的沉着、大气、深刻。这三种艺术的表现性的美学特征和质朴的艺术品质呈现出了世界上最具生命活力的艺术的原生态,具有世界艺术发展的前瞻性(天人合一,本真自然),科学性(以简为尚),经典性(真、善、美的诗意升华)。当然,我们的大写意花鸟画在明代就有了,而西方印象派绘画的出现晚了我们将近四百年。

 朱耷 芭蕉竹石图 故宫博物院

 

 

近百年来,我们民族最大的问题是,因为经济的落后而导致文化的自卑。其实,当我们走出国门,便会看到西方各大博物馆、艺术馆、包括各国宫廷内,有太多太多的中国的文化痕迹,如宋元明清的绘画、陶瓷、书法、丝绸、各种雕刻、壁画等,都被他们视为至高无上、顶礼膜拜的珍宝。从十六、十七世纪的开始,中国的古典哲学、元杂剧和明清小说传入欧洲,给西方文明展现了一个崭新的精神天地,伏尔泰、巴尔扎克、歌德、托尔斯泰等文化巨匠从中得到灵感和启示。而我们却看不起自己的文化,一味膜拜于西方。


齐白石就没有这种自卑,他看到毕卡索画的写实的鸽子,他说:“毕卡索画的鸽子的翅膀好像能颤动,我画的鸽子翅膀看似没动,但不动中有动,静中有动才耐人品味、才有看头。”齐白石的自信来自中国的哲学理念,中国的审美理念,和对中国文化的自信。


不同的民族有各自不同的文化生成环境,不同的遗传基因,不同的哲学理念和不同的审美标准,盲目向西方看齐和过度强调世界文化一体化只会失掉我们民族文化的根与魂。艺术的发展自然而然,刻意的求新求变行不通。艺术不能以新与旧、传统与现代论,而是以品格气象之纯粹、格调境界之高低论。

齐白石 画作

 

 

天人合一  画以修身


大写意之“大”,如孟子所说:“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它往往能表现出人格的伟大,心灵的伟大,和集诗、书、画于一体的博大精深;大写意之“写”区别于西方绘画的“绘”与“画”,它是基于书画同源的的笔墨精神,是以具有抽象性、音乐般节奏的书法艺术来写形、写境与抒情,是画家情感的诗意的呈现;大写意之“意”是艺术作品的意境、意气、意趣。


艺术的最高境界是哲学境界。这种哲学境界在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中所体现的,是人与自然相和谐的天人合一之道,是以人为本的悦人、悦己,是有格调、有情趣的养心、养身。这种境界非功利,独立,自由,体现了对人生意义的庄严的、美的体验、以及对人的灵魂与生命的终极关怀。诚如孟子所说:“万物皆备于我,反身而诚,乐莫大焉。”这种境界,极古而极新,既传统、又现代,还超前。这种人类共同向往的崇高境界在我们中国大写意花鸟、包括山水画里面有充分的呈现。

吴昌硕 画作

 

关于写意画与以人为本的“养心、养身”的关系,明代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有这样一则论述:“画之道,所谓宇宙在乎手者,眼前无非生机,故其人也寿;至于刻划细谨,为造物所役,乃能损寿,盖无生机也。”“黄子久、沈石田、文徵仲大耋,仇英短命。”黄子久是黄公望,活了85岁;沈石田是沈周,活了82岁;文徵明寿99,他们都画写意画,所以长寿。近现代画家中,吴昌硕84岁,黄宾虹91岁,齐白石97岁,启功94岁,刘海粟99岁,朱屺瞻105岁,也都是写意画家。董其昌在这里所指的“生机”是指人的生命活力,是活泼泼的心灵飞跃,是中国写意画艺术所畅达的精、气、神。

齐白石《海棠》 68X35cm

 

曾经有人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如何才能长寿?要年轻、想长寿,就要画写意花鸟,要写书法。‘写’是指头下发出意气,气沉丹田,平衡阴阳,打通任督二脉,养浩然之气。一管在手,万种情怀,寂然凝虑,悠然意远,物我两忘,怡然自足,悦人悦己,养心养身,焉能不益寿延年乎?


如今已是古稀之年的余昌宇老师,白髯飘飘,白发苍苍,脸膛红润,神采飞扬,犹如一位武侠电影里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用时尚手机、玩微信、飙车这些一般被认为只发生在年轻人身上的事却与他这位年过古稀的人结合得这么完美,令人有点匪夷所思。朋友赠了他一个“老顽童”的称号,这个称号让上面的一切有了一个最好的注脚。余老师的长寿秘诀就是画画,坚持自己独到的艺术信念和艺术技法,这是他一生的追求,也是他生活、创作的全部动力,所以余老师的一生才如此精彩。

余 昌 宇

余昌宇,字鲸,号渔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1942年出生于湖北省仙桃市。1962年毕业于湖北艺术学院,现为中国人民大学画院导师,中国职业画家协会副主席,湖北省国画院专业画家,湖北省书法创作研究员,清华大学专项研修班导师。

余昌宇大写意花鸟作品《花为媒》

 

余昌宇大写意花鸟作品《如意春风》

 

中国大写意花鸟画艺术是我们民族在世界上引以为傲的文化精髓,是中华文明的独绝,是我们中华民族奉献于全人类的、最有价值的文化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