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夏天会干的那些事儿_书画知识_当代艺术/国画/油画/书法/收藏
古人,夏天会干的那些事儿

艺族艺术 / 2017-06-19

这几天,暖风渐熏,夏意渐浓。热浪滚滚的炎夏正在逼近。

很难想象,没有空调、没有风扇、没有网络的古人怎么活过夏天的?难道都像古装剧里,雇几个丫鬟,在身后扇扇子,就度“夏”如年了吗?

非也。

古人的科技没有当代发达,却绞尽脑汁地过上凉快的夏天。从不知道,原来他们也吃冷饮、也用“冰箱”。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夏天古人除了挥扇取凉,还会做哪些事儿?




无冰不欢

(冰块·冰窖·冰饮)

夏天一到,居家妈妈就喜欢在家做冰条,冰糖水,其实很简单,有冰箱就行了。古人也有冰条吗?他们的冰块哪里来的?

早在先秦,每逢寒冬,人们就开始储存天然冰块,次年夏天取出来用。但是,古人没有冰箱,怎么储存冰块呢?

没有冰箱,有冰窖啊!

最早的冰窖出现在周代,建在地下阴凉的地方。每到盛夏,官民都会大量用冰:“取一桶冰,凿孔置于地,凉风满屋。”

有了冰,各种前所未闻、前所未见的吃法也研究出来了。据《武林旧事》记载,宋朝的街市已经出现“雪泡缩脾饮”、鹿梨浆、卤梅水、姜蜜水、木瓜汁、沈香水、荔枝膏水等各色“凉水”。

其中的“雪泡”,就是饮料里加了冰雪水。瞧,我们的先人多聪明!

宋·李重元有《忆王孙·夏词》:风蒲猎猎小池塘,过雨荷花满院香。沈李浮瓜冰雪凉。竹方床。针线慵拈午梦长。 

诗中,宋代人们已经懂得,夏天把水果放冰水里镇,清脆消暑。躺竹席上,风吹荷花香随风入房,吃着冰果子,何等的惬意啊!

除了冰,古人卧榻之上,还有竹夫人、瓷枕。



竹夫人竹夫人



虚堂一幅接篱巾,竹树森疏夏令新。

瓶竭重招曲道士,床空新聘竹夫人。

——《初夏幽居》南宋·陆游 

诗中的“竹夫人”,是古人夏天抱着睡觉的竹物,一般为圆柱形,用竹篾编成,中间镂空。“竹夫人”材质凉快,在古代夏天广受欢迎。


消暑之物:瓷枕

一枕清凉入梦来


瓷枕瓷枕


在博物馆里,我们能看到中国古代精美无比的瓷枕。枕面冰凉通透,枕画精美,睡上凉快,看着也舒心。女词人李清照名作《醉花阴》里就有一句“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芭蕉分凉

  梅子流酸溅齿牙,芭蕉分绿上窗纱。

——《初夏睡起》杨万里



懒懒夏日,宅男宅女慵懒地躺床上,看窗外几株芭蕉,绿影上窗纱,不但几分凉爽,而且可爱!


采莲忘暑

唐代王昌龄的《采莲曲》云: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



六月又称为荷月,满池清香,荷叶田田。穿梭于层层叠叠的阴凉,泛舟采莲,水上风来。


赏景祛暑

元代释英《山中景》诗云:

“六月山深处,轻风冷袭衣。

遥知城市里,扑面火花飞。”

皇宫有皇宫的避暑法,平民有平民的避暑法。老百姓没有空调房,就选择深山,不但深林阴阴,凉爽清新,而且鼻尖花香,耳旁听蝉,岂不比城市里的家伙快活多了?




心静自然凉

下棋、垂钓、抚琴,也是古代文普遍的度夏方法。所谓心静自然凉。

想象着,划着小船,在青山绿水间垂钓,安安静静地等鱼上钩,心无挂碍,自然凉快;亦或者,邀约三两棋友,在棋盘中互见乾坤,在棋盘里忘却焦躁的暑气。



清代极致享乐主义者李渔,在《闲情偶寄》介绍他一生最快乐的三年,就是在避乱山中的夏天:或裸处乱荷之中,妻孥觅之不得;或偃卧长松之下,猿鹤过而不知。洗砚石于飞泉,试茗奴以积雪……

光脱脱在山林里当野人,吃野果,穿行于荷香之中,醉卧在长松之旁,在泉水边洗墨砚,用冰水喝茶,胜似神仙!

热浪灼人的夏天,几千年来从没改变。现在科技发达了,我们的夏天,却未必就有古人凉快!